2011年10月9日 星期日

地中海畔沉睡的小王子

法國第二大城馬賽(Marseille),是地中海區最大的商港。約有1/4人口具北非血統,其中突尼西亞與阿爾及利亞人佔多數。

從巴黎、普羅旺斯一路南下,明顯感覺這個城市的氣息與法國其他城市不同。



馬賽機場與B612星球意外地在同一軌道相遇

2011年7月20日 星期三

跟著梵谷去散步

後期印象派三位大師,梵谷(Vincent Willem van Gogh)是最受歡迎的一位畫家,他的用色總是如此鮮明,但隱藏於喧囂之中卻是排山倒海的孤獨。

在世的最後兩年,他離開巴黎,來到法國南部普羅旺斯的小城阿爾勒(Arles)。




 從亞維農(Avignon)到阿爾勒的火車上,因為時間很早,所以沒什麼乘客

2011年6月4日 星期六

克林姆偏執

伍迪艾倫的電影《另一個女人》(Another Woman)裡出現一幅名為《希望》(Hope Ⅰ)的克林姆(Gustav Klimt)畫作,我從沒喜歡過那幅畫。

精確一點,所有克林姆的畫都讓我感到黏膩與不適,擁抱與親密讓人覺得窒息,我需要距離,人與人之間的疏離遠比親密吸引我,這是為何喜歡獨自在國外旅行的原因之一。看不懂的文字、聽不懂的語言、猜不透的食物,走路、拍照、迷路都可以很安靜。

2011年3月15日 星期二

我以為要去看袋鼠


這份行程表的形成,有段小故事





將論文大綱投出去之前時,我以為開會地點Austria是澳洲,想說這兩年都跑歐洲,該換個地方,沒去過南半球,去看看也不錯。等到對方接受論文大綱並寄地圖過來才恍然大悟,Australia才是澳洲啊!

2011年1月29日 星期六

Sintra--美麗的深山小鎮


除了里斯本,辛特拉(Sintra) 也是我喜歡的一個葡萄牙小鎮。

這個小鎮位於里斯本西北部山區,來到小鎮氣溫已經明顯降低許多。


右方兩根大煙囪為辛特拉國家皇宮(Palácio Nacional de Sintra





2011年1月28日 星期五

直到陸地盡頭--Cabo da Roca

帶著一個背包、一台相機與一台電腦,獨自在歐洲大陸緩慢地移動。嚴格說來,伴隨我的還有一個疑惑與一個遺憾。

遺憾讓生命更加完美,但疑惑讓人坐立難安。我嘗試用一年的時間去釐清這個身邊的疑惑,卻因為近在咫尺,所有佐證事蹟太過清晰,以致令人無法直視。

於是只能轉身離開,一點一點地拉開距離,期望能解決長久以來的疑惑。 從一個機場到另一個機場、從一座城市到另一座城市、從一種語言到另一種語言,身上只有一套衣服,彷彿進行一場自我放逐的儀式。

這一走,走到陸地的盡頭。